南昌治疗近视眼最好的方法,南昌治疗近视眼的价格,南昌治疗近视眼最好的医院

南昌治疗近视眼最好的方法,

五月是青春的时节。文学中的青春,一直长盛不衰。

从《少年维特之烦恼》到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,从《边城》到《青春之歌》,每一代作家都用自己的热忱来讴歌青春的光芒。

然而,青春是短暂的。

即使是人们已经定位为年少轻狂的80后,也已经不再年轻。

曾经被称为我们这个时代的青春文学中的领军人物韩寒、郭敬明等,早已纷纷迈入而立之年,时间已经把90后推到了舞台中央。

日前,记者采访了几位不同时代的作者,邀请他们谈一下各自眼中不同的青春年华。从他们的讲述中,你会发现,我们在给每一代年轻人贴上幼稚无知的标签时,自己也不过是被上一代人嘲讽的对象。

所以,就像塞缪尔·厄尔曼写的那样,人人心中皆有一台天线,只要你从天上人间接受美好、希望、欢乐、勇气和力量的信号,你无不青春永驻、风华长存。青春不是年华,而是心境。

“网红沈师美女”白雪:90后很现实了,95后还有梦想“我们都在强调着新鲜感,却忽略了新鲜感的内涵。新鲜感从来不是和未知的人体验已知的事,而是和已知的人探索未知的事。所以请你晚点再喜欢我,给我一场不赶时间的爱情。”

自称“知识型网红”的自媒体人“北方有佳人”,其实是沈师的大三女生白雪。作为一个95后,日前她携新书《请你晚点再喜欢我》做客沈阳新华书店马路湾店。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,她分享了一个真实的95后的心态。

记者:这本书想传达给读者什么呢?

白雪:没有特殊想传达的内容,只是想做一个真实的记录。记录下90后以及95后的实际生活方式和思考模式,没有引导性的意见。毕竟我们这个群体不被很多人认可,希望这是外界了解我们的一个窗口。

记者: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你们这代人是什么样的?

白雪:在传统主流意识中,90后是年轻人,但是其实他们也二十七八了,并不年轻了。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成熟的思维模式,已经有了自己负责任的方式。很多人觉得我们叛逆,其实90后都是外表叛逆,内心细腻。我们不是垮掉的一代,而是很有希望的一代。

记者:怎么说呢?

白雪:中国传统的观念上,老一辈人可能都是以吃苦耐劳为美德,所以总是传递我生活得艰难,但我努力。而90后是向外界展示最好的一面,有苦放在心里。其实90后吃的苦要多于表面上外界所看到的。外界看到的可能都是他们吃喝玩乐,但是我认识的很多90后,加班到一两点钟的都有,他们很能吃苦。

记者:你觉得90后和95后有差别吗?

白雪:有细微的差别,就是两代人互相瞧不起的状态(笑)。就像之前80后认为90后是毛孩子一样,90后觉得95后是小孩,很幼稚,而95后认为90后的这种想法很搞笑,但是又同时在瞧不起00后。所以可能每一代人都要经历这种青春的过程,其实大家并不是差得特别多。

记者:那么具体到95后身上,他们有什么特质?

白雪:整体上在大城市中,我觉得95后正在崛起。他们生活的时代、接触到的东西,可能比90后的条件更好。而且90后已经开始承担生活压力,而95后还没有那么多负担,他们要的是存在感,是精神需求。特别是在互联网创业时代,95后更敢干、敢创新,没有太多的顾忌,更契合互联网的精神。相对而言,90后已经更实际了,他们需要养活自己以及家人。也就是说,你还可以跟95后谈理想,而跟90后得谈钱了。

记者:你在书中写了很多爱情的故事,你觉得95后的爱情观如何?

白雪:就像我在书里写的,我们也向往一场不赶时间的爱情。其实,90后结婚的时间普遍要晚一些,不是我们不渴望家庭,其实是因为更理性,考虑得更多。我所在的学校,很多人毕业了愿意跟着另一半去另一个城市打拼,在理性的考虑过后,我们愿意为感情付出更多。华商晨报记者 高巍“励志女神”张超凡

华商晨报记者 高巍 摄“励志女神”张超凡:

90后是玩世不恭的一代?其实我们很靠谱“90后是个性的一代,但是个性而不孤僻;90后是疯狂的一代,但是疯狂却有原则。”

曾在《一站到底》《中国诗词大会》中有精彩表现的“励志女神”“独臂学霸”张超凡,携新书《生活总会厚待努力的人》亮相北方图书城歌德书店,与读者交流分享阅读心得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张超凡说,90后其实很靠谱。

记者:“励志女神”“东方维纳斯”等都是外界给你的标签,如今又多了“作家”的身份,你最喜欢哪个?

张超凡:这些都是外界给予我的赞美与肯定,我很感激大家。不过在我心中,最真实的自己是喜欢挑战的女孩。我一直保持乐观的心态,我也很喜欢一个说法,努力而幸运的姑娘。我觉得越努力,人就会越幸运。

记者:你在这本书中分享了很多励志随笔,这是你理解的青春吗?

张超凡:我觉得这本书不仅是青春之书,也是力量之书,希望传递给读者一些力量。能把自己的故事分享给更多人,是一件很开心、很幸福的事。

记者:读书在你的生活中占有什么样的地位?

张超凡:生活中如果有一样东西永远不会辜负我们,它就是知识。我很享受一个温暖的午后,泡一杯茶捧一本书的日子。生活节奏太快,阅读可以让自己沉淀下去,会让自己的心更踏实。

记者:作为一个90后,你所了解的这个群体,真实的样子是什么?

张超凡:大家经常在90后身上贴上各种标签,其实这样的标签在70后、80后的身上都有过。

我觉得90后最大的困惑是梦想和现实的落差感,以及生活中的一丝丝孤独感。90后个性鲜明,经常把梦想想象得美好,但是真正走进社会中,却发现实际生活与梦想是有差距的。怎样保持心态,来缩小这个差距是很关键的。

90后是个性的一代,但是个性而不孤僻;90后是疯狂的一代,但是疯狂却有原则;90后既是玩得酷的一代,也是靠得住的一代。很多人认为,90后是玩世不恭的一代,其实我们很靠谱,会努力让生活更有意义。华商晨报记者 高巍

八月长安:在青春减少的同时,时间也给了我从容

自2009年推出长篇青春小说《你好,旧时光》以来,八月长安的作品一直备受80后、90后关注。而八月长安也成为80后一代人的标本,被称为青春文学领军作家。

八月长安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末,曾是哈尔滨市高考状元,毕业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。然而,随着时间流逝,八月长安也步入而立之年。怎样看待青春在自己身上的流逝?

日前,八月长安出版了她创作生涯中的首部散文集《时间的女儿》,回忆起自己的青春时期。

谈及自己的青春,八月长安说:“写这本书也30岁了,三十而立,我的确还是保持乐观的。我相信,虽然我这几年能完全感觉到年纪大了以后,其实能量在流失,健康没有以前那么好,很多时候精力也没有以前旺盛,能感觉到时间对青春和对年轻人的宠爱。但另外一方面,我觉得时间也给了人另外一种更从容的东西,就是在你失去这一些的时候,时间教会了你去应对这种失去的方式,比如亲人的离世,可能成年人处理会比小孩要更好一些。我觉得这是一种应对的方式,也是时间教会给我们的。所以我还是会比较乐观吧!”

八月长安认为,年轻是一件很好的事情,但可能年老会是一件更好的事情。

华商晨报记者 高巍

作家刘恒:青春文学的创作者是青春队伍的一员“我们北京作家协会,有一个网络作家叫唐家三少,现在是我们网络作家协会的一个负责人。我跟小孩聊过,他的创作量非常惊人。他的每一部著作都是几百万字,而且他每天在写作,图书的发行量每一年将近一千万册,他的读者量非常大。”

在谈及青春文学时,知名作家刘恒把这些青春文学的写作者亲切地称呼为“孩子”。刘恒说:“文学,在人类的意识形态里面,跟宗教是最接近的,让人在精神上会获得某种满足。为什么这么多粉丝喜爱自己的作家呢?作家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,作家的文字传达了一种类似宗教的情绪,让你从污浊的生活当中漂浮起来,处在一种很微妙很陶醉的状态,你为了回报他,所以你追随他,热爱他,你去买他的书,你去赞美他,是因为他给你的灵魂带来满足。所以我觉得青春文学永远是有市场的,只要青春文学的创作者是青春队伍的一员,你把自己的真情实感投入到写作当中,你一定会得到呼应,因为大量人的喜怒哀乐跟你是同步的,所以我对这些孩子的写作持赞扬的态度,而且对这些粉丝我更赞扬。在这个追名逐利的时代,能够对文学产生兴趣,我可以断定这是一个善良的孩子,是好孩子。”

华商晨报记者 高巍

用文字讲述不同时代的青春

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作者:塞林格

塞林格将故事的起止局限于16岁的中学生霍尔顿·考尔菲德,从离开学校到纽约游荡的三天时间内,并借鉴了意识流天马行空的写作方法,充分探索了一个十几岁少年的内心世界。

16岁的霍尔顿·考尔菲德是当代美国文学中最早出现的反英雄形象之一。那个带着棒球帽的少年形象,一度被那时候的青少年争相模仿。

他接触了各式各样的人物,其中大部分是“假模假式”的伪君子。尽管看不惯世道,却只好苦闷、彷惶,用种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安慰自己,自欺欺人,最后仍不免对现实社会妥协,成不了真正的叛逆。

经典书摘——

1.一个不成熟的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某个理由而轰轰烈烈地死去,而一个成熟的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某个理由而谦恭地活下去。

2.生活其实很少有意义,我们赋予的那些意义,到底是不是真实的?

《在路上》

作者:杰克·凯鲁亚克

青年学生萨尔为追求个性自由,与狄安、玛丽露等一伙男女开车横穿全美,一路狂喝滥饮,沉迷酒色,在经过精疲力竭的漫长放荡后,开始感悟到生命的意义。

《在路上》是最为人熟知的美国“垮掉的一代”作家杰克·凯鲁亚克创作于1957年的小说。这部小说绝大部分是自传性的,被公认为60年代嬉皮士运动和垮掉的一代的经典之作。它也是杰克·凯鲁亚克的第二部小说。在人们的注意力变得支离破碎、敏感性变得迟钝薄弱的时代,如果说一件真正的艺术品的面世具有任何重大意义的话,该书的出版就是一个历史事件。

1.真正不羁的灵魂不会真的去计较什么,因为他们的内心深处有国王般的骄傲。

2.我一辈子都喜欢跟着让我感觉有兴趣的人,因为在我的心目中,真正的人都是疯疯癫癫的。他们热爱生活、爱聊天,不露锋芒希望拥有一切,他们从不疲倦,从不讲那些平凡的东西。

《海边的卡夫卡》

作者:村上春树

田村卡夫卡君不是随处可见的普通的十五岁少年。

小说的主人公在十五岁生日前夜独自离家出走,乘坐夜行长途巴士远赴四国。为了逃避父亲所作的预言:尔将弑父,将与尔母、尔姐交合。这个比俄底浦斯王还要可怕的预言迫使少年出走,在寓言载体的森林里遇到暴力,未知的力量和爱。

《海边的卡夫卡》算不上村上春树上品的小说,但小说中对暴力的异类刻画,对成长撕扯的无名疼痛,迷雾般的混沌,犹如青春对于前路的恐惧和困惑。

1.这往下你必须成为世界上最顽强的十五岁少年,不管怎么样。因为除此之外这世界上没有你赖以存活之路,为此,你自己一定要理解真正的顽强是怎么回事。

2.如果拥有令人吃惊的了不起的想法的是你一个人,那么在深重的黑暗中往来彷徨的也必是你一个人。你必须以自己的身心予以忍受。

3.缺乏想象力的狭隘、苛刻、自以为是的命题、空洞的术语、被篡夺的理想、僵化的思想体系——对我来说,真正可怕的是这些东西。

《少年维特之烦恼》作者:歌德

这是德国作家歌德创作的中篇小说,于1774年秋天在莱比锡书籍展览会上面世,并成了畅销书。

小说描写进步青年对当时鄙陋的德国社会的体验和感受。少年维特爱上了一个名叫绿蒂的姑娘,而姑娘已同别人订婚。爱情上的挫折使维特悲痛欲绝。之后,维特又因同封建社会格格不入,感到前途无望而自杀。

歌德以自己的初恋经历为原型,倾情缔造了一座恢弘而细腻、震撼而朴实的情感城堡,深刻地表达了一代青年内心的爱与恨、梦想与现实的痛苦挣扎。

1.凡是让人幸福的东西,往往又会成为他不幸的源泉。

2.我绝不会再像以前一样,把命运加给我们的一点儿不幸拿来反复咀嚼(念念不忘);我要享受现时,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!

3.我们都一定有过一个绿蒂,都曾经是维特。

《你好,忧愁》

作者:弗朗索瓦丝·萨冈

这是一本关于少年、爱情和孤独的小说。

1954年,法国文坛上出现了一件引人注意的事:一个18岁的女学生写出了她第一本篇幅不长的小说,不仅得以出版,而且轰动一时,其印数达到84万册之多,获得了这年的文学批评奖。

这部小说因为准确地表达了整整一代人的心态,而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共鸣,畅销达近百万册,并被翻译成二十多种外语。

随着作品被改编成电影,那个落拓少女塞茜尔的形象,几乎成了战后一代“叛逆”的法国青年的代表。

1.除非爱得极深沉,或者厌恶得极强烈,才会佯装睡觉。

2.我忘却了死亡的时间,忘却了生命的短暂,忘却了世间美好的感情。

3.自由自在地思想,自由自在地瞎想,自由自在地少想,自由自在地选择我自己的生活,选择我自身。

《青春》

作者:库切

作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库切的自传体小说,《青春》并非采用这类作品常见的第一人称,主人公也是一位名叫约翰的年轻人,但库切总是称之为“他”。

库切写“他”十九岁到二十四岁几年间的生活经历,一个南非大学生跑到伦敦做了计算机初级程序员,朝九晚五的公司职员,饭碗不用担心,却还是郁闷。

库切把一段春梦无痕的人生写得楚楚动人。他把年轻时的自己作为他者来观照,再度审视青春的彷徨之途。

1.二十岁出头的时候,请把自己摆在二十岁出头的位置上。你没有理由也没能力去拥有一个四十岁的人拥有的阅历和财富,你除了手头的青春你一无所有,但就是你手头这为数不多的东西,能决定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。

2.其实英雄也不过是“众人”而已,别人的光鲜亮丽或是伟大慈悲,也只不过是八卦时没那么无趣的谈资。成为众人也没什么不好,像是逛完世界一大圈的拉里,最后回到纽约,成为万千出租车司机中的一员,内心获得平静,就足够了。

华商晨报记者 高巍 整理

回忆知青岁月

与那车老板相遇

敬一丹

秋雨,让人想家。下雨的日子,不出工,我常常在雨中给家里写信。那时,写信是一种享受,一种寄托。外面的雨下着,我在枕头上铺上信纸,信给姐姐,那是知青间的交流。姐姐1968年去兵团,我是从她的知青生活里成为“准知青”的。信写给父母时,我描述修路的艰难,爸爸回信:“保尔也修过路,在修路时还遇到冬妮娅。”我在信里告诉妈妈:“我试着独自住在广播站,早起广播方便。”妈妈立即回信:“不要独自住,要回到大的集体宿舍!”妈妈命令的口气不容置疑,她心里对女儿有深深的担忧,她还在信里发布两个禁令:不能喝酒、不能谈恋爱。

冬天,那个傍晚,小兴安岭脚下清河小镇的路上卷过一阵阵白毛风,风夹着雪没遮没拦,马路上几乎没什么人。我到这里当知青已经好几年,对这里的冷已经习惯了。我顶着风,睁不开眼睛,迈不开腿,走着走着,感觉有点儿木。这时,迎面来了一挂马车,那马身上结了白霜,车老板的帽子上也结了白霜。走近了,那车老板指着我,说着什么。我没听清,愣在那儿。车老板勒了勒缰绳,马慢了下来,几乎停住了,车老板指着我的脸说:“你的脸冻了!”我赶紧用手去摸,他又说:“别用热手摸。”说着,马车带着一团白雾在冰雪路上走了。我于是背着风,倒着走,终于到了屋子里,对着镜子一看,通红的脸颊上白了一块,过了一会儿那白变红了,好了,没事儿了。人家告诉我:如果你当时再冻下去,就冻伤了,一点儿知觉也没有,你这脸上就带花了。

我庆幸在那风雪路上,与那车老板相遇,就在要各奔东西、南辕北辙的瞬间,他对我说了句话。可是,我连那车老板的样子都没看清,只看见他脸上白花花一片,眼睛、眉毛、胡子全是白的。那会儿,俺山里人也不兴说“谢”。

那年11月,我从哈尔滨回清河。从佳木斯附近的香河搭上了车,解放卡车的驾驶室里没有地方了,我就站在货厢里,敞篷的车厢让我有点犹豫,可是,错过了这辆车,不知啥时再能搭上,豁出去了!好在车上还有别人,别人受得了,我也受得了吧。刚开始,觉得还能忍,车开起来,风无遮无拦,几下子就把人吹透了。我从来没有这样冷过,没了抵挡的能力,人凝固了,被冻住了。终于,车到了清河,我好像木了,不会走路了,也不会说话了。同车的几个人让我就近进了一户人家,慢慢地,终于缓过来了。从此我知道了,人真的会被冻死的。

林场里,职工家属和知青的关系很亲。冬天,有的人家杀猪了,会招呼我们去吃杀猪菜,我们都可高兴了,又解馋,又享受家庭的气氛。一进屋,女主人热乎乎迎上来:上炕,上炕!炕烧得很热,锅里炖着酸菜血肠,我们也搭把手,帮孙婶徐婶干点儿零活儿,扒蒜,捣蒜酱,气氛像过年似的。离开人家的时候,雪花飘来,我们很满足,嘻嘻哈哈回到宿舍,还在回味。寒冬里,这些老职工老家属的关照曾经给了我们那么多温暖。

(选自《小兴安岭知青的春夏秋冬》,有删节,标题为本报拟)

朗读你最喜爱的

青春文学作品吧

本报讯 (华商晨报记者 高巍)本报《悦读视界》栏目“朗读者”活动推出以来,受到了不少读者的关注。

每一代人心中都有不同颜色的青春。这一期“朗读者”,您可以朗读本报节选的这篇《我庆幸在那风雪路上,与那车老板相遇》,这是敬一丹在她的新书《我 末代工农兵学员》中的一篇回忆自己青春时代的文章,当然您也可以自选您最热爱的青春文学作品。

别忘了在朗读后录制成音频,发送给我们,本报进行筛选后,将在情感倾诉公众号上择优展示。

我们的期望是,让更多的家庭分享到优质的声音,同时让更多有价值的文学作品滋润心灵。

征集要求:朗读者声音清晰,以普通话朗读;

征集邮箱:3246644314@qq.com(音频请以MP3格式发送,留下朗读者姓名和联系方式)

咨询电话:024-86205098

咨询微信:15998807994

注:本次征集为公益性活动,仅用于本栏目公号读者倾听分享,不用于任何商业用途。

来源: 中山新闻网
作者: 中山在线
发布时间:2017-11-18 04:50:20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

关于中山在线 - 中山在线广告服务 - 中山新闻网免责申明 - 中山在线网站地图 - 联系中山在线
建议您使用1024×768 分辨率、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8.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
免责声明: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,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。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,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!
Powered by中山在线 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  © 2008-2018 www.zsxwzx.com/.